盖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第九十七回 我和他打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2:16 编辑:笔名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第九十七回 我和他打

?“鬼脚七,你这是宁愿得罪我绝冠吗?”胡锦荣厉声喝道。

“我……我……我是哪边都得罪不起啊!我只是在商言商而已啊!”鬼脚七一脸苦相。

“何必以大欺小?你们绝冠就这么输不起吗?”阎逸飞将手中的钻币袋子向鬼脚七手中一塞,上前一步,拦在了他的面前,冷冷地看着胡锦荣。

“输不起?哼!我们是不会输,不像你们魁首,这几年年年输给我们绝冠,都输习惯了吧?你们果然是输得起的。”胡锦荣反唇相讥。

“呵!哈哈!”阎逸飞怒极反笑,“好个红口白牙的小儿,老子耍威风的时候你还在尿裤子呢!现在居然也敢在老子面前嚷嚷了!”

话音刚落,阎逸飞浑身气势大变,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喷薄而出,直逼眼前的胡锦荣。

胡锦荣只觉得浑身大震,如被一只大手扼住了喉咙,一张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浑身汗如泉涌,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一道灰色人影从胡锦荣身后闪出,一个箭步拦在了胡锦荣的面前,衣袖一挥,只见阎逸飞和胡锦荣都是浑身一震,各自后退了一步。

胡锦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望着拦在眼前的人影,口中呐呐道:“尚……尚叔。”

一招解围的正是那位随从模样的老者,此时的他,一脸肃穆,面沉如水,哪还像一个普通的随从。

“呵呵,阁下如此好身手,可是胡团长座下的左膀右臂,武师三阶大圆满境界的高手戎尚,戎老前辈。”阎逸飞抱拳问道。

“老夫正是戎尚,阎团长,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这名虎族人归你。”戎尚声音沙哑。

“多谢戎老前辈美意。”阎逸飞拱拱手,脸上却无笑意。

这个戎尚,是绝冠竞斗团中的神秘人物,老江湖,恐怕不会这么好对付。

果然,戎尚话锋一转:“不过,如果就这样把他让给你,世人恐怕会笑话我们绝冠,不如让他与我们此行带来的一名竞斗士一决高下。”

“在此竞斗?”阎逸飞眉头一皱,这老家伙果然不好对付,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

“对!也不白斗,双家各出三十枚钻币作为赌资,在场的各位,有兴趣的也可以参加!”戎尚提高声音大声喊道。

这一下四周一片哄然叫好声,人人都兴奋起来,竞斗博(彩),本就是人类世界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之一。

而且,人都有好奇之心,大家都想看看这个价值一百枚钻币的兽族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好主意,你们两家做庄,咱们各认盘口。我押十枚金币赌这名虎族人胜。”

“对,是驴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我押二十枚金币在这虎族人身上。”

“急什么!你们这些愣头青,胡大少那边出什么人还不知道呢。”

……

一片嘈杂声中,阎逸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冷冷说道:“我要是不愿意呢?”

“那就抱歉了,为了我绝冠的面子,今天我戎某人绝不能就这样让阎团长您把这名虎族人带走。”斩钉截铁地说罢,戎尚身上的衣袍无风而动,气势一凛。

阎逸飞暗自咬咬牙,心中暗悔:“这次来雁回关,只为了一些小事,本没想到会有此收获,否则,定带几名高手来,也不会被这老贼将这一军了。”

阎逸飞也有武师一阶境界,但刚才戎尚那一袖之力,让他感觉到,自己远不是对手,这个戎尚,已是武师三阶大圆满境界,离武灵只一步之遥了,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

“阎团长,你花这样的大价钱买下此兽人,不会是摆着看的吧,难道他是一个花瓶,一碰就碎?”胡锦荣见阎逸飞左右为难,又来了精神,一脸嗤笑。

“哼!说吧,你们由哪个出战。”阎逸飞将衣袖一振。

戎尚的眼中闪过一丝得色,肃声唤道:“猞敢!”

听到这两个字,胡锦荣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

“小的在。”随着一声毫无表情的声音,一条健壮的身影从戎尚的身后闪出,垂手立在一边。

这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个子不高,但却精壮无比,浑身充满了一种内敛的力量,脸上如刀削斧劈一般棱角分明,骇人的是,在他的脸上,密布着狰狞的伤痕,纵横交错,少说也有十来条。

他有一对淡金色的瞳孔,眼神木然,与声音一样毫无表情。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男人有一对尖尖的耳朵,在耳梢上,居然还有一撮硬毛直直向上竖起。

“就由你来对战这名虎族人吧!”戎尚看了这名叫猞敢的汉子一眼。

“是!”猞敢沉声应了一句,抬起头,瞥了一眼铁笼中的林啸,在这一瞬间,他那如古井一般的木然双眸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一道嗜血而狂烈的光芒。

但这道光芒一闪而逝,他的双眼,又恢复了木然。

一见此兽人出列,阎逸飞再也无法淡定,他牙关紧咬,双眼怒睁,瞪着猞敢一字一顿低声喝道:“滚!肉!刀!”

周围一片哗然,此人显然名头不小。

“原来阎团长还记得他。”见阎逸飞这般反应

,戎尚掩饰不住心中的得意。

猞敢,属于极为少见的猞猁族人,善使双刀,运刀如飞,快捷无比,一旦被其制住,身上骨肉转眼间便被砍削一空,故得名滚肉刀。

对此人,阎逸飞不仅记得,且恨之入骨,十年前,正是这个猞敢在嘉华大比的半决赛中击败并杀死了当时他手下最强悍的竞斗士双枪鬼猿雳,从而让魁首竞斗团失去了问鼎三连冠的可能,并开启了十年与冠军无缘的噩梦,现在更是落到连位列三大竞斗团都岌岌可危的境地。

而这名猞敢,却连续四届成为绝冠参加嘉华大比的主力,并助其两次夺冠,他本身,也因积累了百场胜绩而获得自由之身。

猞敢在获得自由后,并没有离开绝冠,而是凭着他丰富的经验,成为绝冠的教头之一,专门负责参与制定临场的战术。

而阎逸飞对戎尚的算盘也心中了然了,他是想用猞敢来杀死这个虎族人,再次扼杀魁首翻身的机会。

阎逸飞知道,这名虎族人现在与猞敢竞斗,可谓是毫无胜算。

他肯花一百枚钻币来买这名虎族人,看上的是他的潜力,而并非他现在的战斗力。

虎族人虽然号称是兽族中最勇猛的战士,但那是在兽域,那些野蛮人只懂得横冲直撞,比拼谁的力气大,谁的刀快,全然不懂精妙的武技。

这样的人,如果与经过严格系统的训练,沦为杀人机器的专业竞斗士较量,有力让你使不上,有速度让你用不上,只能是分分钟被虐杀的份。

更何况,这猞敢年纪虽然有些大了,可他是在死神怀里滚过不知多少回的狠角色,要弄死这样刚出兽域的雏儿,不过是几个回合的事,既使他是虎族人也一样。

这样的璞玉,必须经过一系列的特训,细细打磨,再为他精心安排层层赛事进行历练,才可能会慢慢成熟。

据阎逸飞估计,这个过程至少得一年,明年嘉华大比,才是亮出这个秘密武器的时机。

“你们欺人太甚了!”阎逸飞紧握起拳头。

“阎团长,这话从何讲起,当年,我们可是只花了十枚钻币就买下了猞敢,你这名虎族人,可是值一百枚钻币的,可是我们的十倍,那他的战力自然也远超出猞敢喽,是我们以卵击石,博大家一乐罢了!”戎尚丝毫不让步。

“莫非堂堂魁首竞斗团,已经只会当缩头乌龟了吗?那魁首二字不如改为龟(头)比较好!哈哈哈。”胡锦荣又恢复了神气,摇起了折扇,得意地大笑。

“放屁!”阎逸飞大怒,霍然挥起双拳。

“啊!”胡锦荣一声惊叫,跳到了戎尚的身后,围观的人群也哄然后退。

戎尚眼神一厉,弓步一摆。

场面一触即发。

“我和他打。”一个洪亮的声音平静地响起。

“你?!”阎逸飞转过头,一脸惊诧地看着铁笼中的林啸,刚才,就是林啸在说话。

“对,既然对方这么想打,那就打喽,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林啸眉毛一扬。

刚才这个兽人那一眼,那种嗜血的杀机,那种视自己如无物的轻视,让林啸心中腾一下燃起无边的战意。

虎族的威严,岂容他人轻慢,暂时对付不了你们人类也就算了,但在兽族之中,绝不能堕了虎族的威风。

“你……”阎逸飞刚想斥责林啸大胆,却又停了下来。

他看到,这名虎族奴隶那金色的双眼中流露出的那种神情,是如此自信,桀骜不羁,却又坚如铁石,让人油然生出一种敬意和信任之感。

“放心,我不会让你白花这一百枚钻币的。”林啸瞟了一眼阎逸飞。

“大胆,居然敢和阎团长这样说话!抱歉,阎团长,这兽人还未经调教,不知自己的身份,不懂规矩。”鬼脚七连连道不是。

阎逸飞愣了一下,摆摆手道:“无妨,刚来的生蛮都是这样,以后我会调教的。”

他又转过头对戎尚问道:“活斗还是死斗?”

(急需推荐票和收藏支持!拜托了,诸位!)

西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德州好的性病医院
甘肃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西宁治疗妇科方法
德州好的治性病医院